首页>资讯>两个男性HIV感染者的求子之路
热门标签 更多>>

两个男性HIV感染者的求子之路

来源:巢内 作者:巢内网 编辑:巢内网 2018-12-03 15:43:00

11月15日下午2点15分,王兰(化名)正在做乳腺纤维瘤手术,尽管医生说1cm以下的纤维瘤不着急怀孕,可以先观察一段时间,但王兰还是约了排期最早的门诊手术,她觉得的自己的身体绝对不能影响“要孩子”这件事。

此刻王兰的丈夫李军(化名)正坐在手术室外,一边玩手机一边等待妻子,这时他的注意力被网友“何光明”的一条朋友圈所吸引。那是一张四维彩超的检查结果,照片里的胎儿侧着脸,两只眼睛闭着,嘴角轻轻上扬,好像正在做一个美梦。照片的上方只配了短短五个字,“你终于来了”。

两个男人的“生子攻略”

作为“人生第一张照片”,为了能拍到清晰正面照,许多人会托熟人做很多次四维彩超检查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李军几乎每个月都能在朋友圈里看到这样的照片,但何光明的这张照片,对李军来说简直是指明了整个人生的方向。

李军和何光明认识于新浪微博。

2017年1月26日一则新闻上了新浪微博热搜,浙江省中医院通报了一起因交叉感染,导致5名女性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重大医疗世故。尽管事故涉及医院流程及操作者失误,但由于感染的源头,来自一名女性患者的丈夫沈某,他和妻子在医院接受封闭抗体治疗目的则是为了怀孕。在这条热门新闻的评论里,不时能看到针对沈某的刺耳评论。“都得了艾滋病还要什么孩子,想让孩子成为孤儿吗”。

李军点开评论,看到一个名为何光明的ID回复网友的评论“艾滋病不能有孩子是人们的偏见,每一个人都拥有生育子女的权利。上帝为你关上了门,必将为你打开另一扇窗户。如今通过治疗,艾滋病人活到七八十岁没有问题,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力量为人父母。”

李军试着给何光明发私信,很快就得到了回应,在断断续续的聊天中,他知道了对方和自己一样都感染了HIV,并且都渴望拥有一个孩子。那之后他们互相加了微信,时不时的聊聊自己的“生子攻略”。

艾滋病患该不该生小孩?

李军出社会早,二十出头就成了人人口中的李老板,为了谈生意难免要出入洗脚城和洗浴中心,时间一长他就背着妻子先后和几个幺妹耍起了朋友。 查出感染HIV后,李军第一个念头就是停掉生意卖掉房子,拿出一部分钱给妻子补偿,剩下的钱给父母养老,安排好这些事情之后就去自杀。

如何告诉父母自己感染HIV这件事,李军足足想了一个星期,他甚至提前写了一份断绝亲子关系的证明。事实上当李军拿出检查结果来证明自己没开玩笑时,父母并没有表现的很震惊,那感觉就好像他得的是感冒。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,父母脸上的表情是因为太意外,还是当时根本不了解艾滋病有什么危害。

更意外的是妻子也没有和李军离婚。知道李军感染HIV之后,王兰第一周换了七家医院检查,最终结果都是阴性,那之后她就很少在李军面前提艾滋病这件事,直到半年后才又去医院做了检查还是阴性。

为什么不离婚?王兰早年丧母,之后父亲重组家庭,又有了三个子女。王兰从小由外婆抚养长大,如今外公外婆早已去世。“相识十多年了,无论发生什么事,也都还是一家人啊。”王兰知道李军得了艾滋病的时候叹了一口气。

遇到这样的父母和妻子,李军觉得自己就像中了彩票头等奖,大概一辈子的好运气都用光了。感染HIV的第四年,李军31岁了,他想要一个孩子。他也问过很多学医的朋友,男性艾滋病患者能不能生出健康的小孩。

如今在国内,通过母婴阻断技术,已经可以让女性HIV患者生下健康的孩子,但存在精液中的HIV病毒有可能让妻子和孩子造成感染。

北京地坛医院感染科医生梁宏远介绍:“在美国男性艾滋病患者要宝宝时,可以使用特殊的洗精术,把精子病毒分离后,有机会生出健康的宝宝。目前,国内技术还达不到,男性艾滋病患者想要孩子,只能服用抗病毒药物将病毒载量降到最低,再进行受孕。”

然而在中国艾滋病防治工作报告中,2017年感染HIV病毒的患者中,经异性传播占比为69.6%,母婴传播占比4.9%。李军虽然想要孩子,又担心把病传染给妻子和孩子。就在这时李军刚好在微博上认识了何光明。

成为父亲,拥有一个家 

何光明确诊感染HIV后和相恋5年的爱人分手,没多久一直身体健康的母亲突发心梗去世,那之后他经常回家看望父亲。一次父亲理完发后到家摘下了帽子,何光明突然发现父亲早就不染发了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头发全白了。

那一年他36岁了,是家里唯一的孩子,没有兄弟姐妹。那一刻何光明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孩子,让他在父亲去世之后还有家可回。

电影《达拉斯买家俱乐部》原型罗恩·伍德鲁夫在1986年感染艾滋病后,曾被医生预言只能活6个月,但因为采用了替代疗法(维生素,T肽素,DDC)最终又活了7年。这一治疗方法即是华裔科学家何大一于1996年提出的“鸡尾酒”疗法,已成为标准的抗艾滋病药方。

2003年国家免费抗病毒治疗正式启动,2017年,国内存活HIV/AIDS患者约75.8万例,艾滋病病死亡率从2005年的18.4%降低至2015年的4.6%。

北京协和医院感染科主任李太生表示,“艾滋病的研究不断取得突破,该疾病已逐渐从“绝症”转变成一种慢性病。如果能有效配合病毒的耐药性检测及开展个体化治疗,患者的预期寿命和生活质量可接近正常人水平。”

何光明认为无论是时间还是精力,自己能够陪一个孩子长大成人。在朋友的推荐下,一家名为巢内网的公司,决定帮助何光明成为父亲。

感染HIV的男性艾滋病患者,如何生育健康的孩子?

“目前,国际上帮助男性艾滋病患者生育健康子女,最常见的的做法就是通过洗涤精子,让健康精子与卵子结合形成受精卵,胚胎通过植入前遗传学筛查及遗传缺陷诊断,以确保移植入子宫的是健康胚胎。”巢内网创始人张烝介绍,在过去的两年,巢内网已经帮助11位来自中国大陆、香港和台湾的男性艾滋病感染者完成精子洗涤和储存,其中有三位在美国代孕母亲的帮助下拥有了健康的宝宝,这些孩子无一例感染HIV。

张烝解释: “洗涤精子技术的原理是将精液注入试管内,然后混入渗透剂,混合物经过离心机高速旋转后,含有艾滋病毒的精浆会浮在液面。这种方法可以去除有问题的精子,提取到健康的精子。”

美国提供洗涤精子服务技术的是一家叫SPAR的机构,低调地坐落在一个距离波士顿13英里的大厦里。 在搬到新址之前,SPAR 实验室坐落在著名的查尔斯河岸的哈佛大学医学院。实验室负责人Ann Kiessling博士,曾任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。她基于对病毒学和生殖学的双重兴趣,进入HIV病毒精液传播领域, 并在上世界80年代初在俄勒冈州建立了第一个针对HIV疾病的试管婴儿实验室。SPAR实验室成立至今一直在帮助感染HIV等性传播疾病的男性,实现用自己的精子生育亲生后代的愿望,也避免他们妻子及孩子感染HIV。

从1998年开始,到2018年1月,SPAR实验室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帮助了310名HIV男性感染者成为父亲,其出生的孩子无一例感染HIV。

SPAR实验室主要通过精子洗涤和离心技术提取出没有被感染的精子,在完成美国FDA和美国生殖医学会(ASRM)的检测要求后,将筛选出来的未感染精子运送到和SPAR合作的生殖中心胚胎实验室。在那里,通过单精子注射技术(ICSI)和卵子结合,最终形成受精卵胚胎,然后植入子宫内。整个过程就是我们俗称的试管婴儿流程。

美国第一家商业试管婴儿诊所,洛杉矶太平洋生育中心(PFCLA)是SPAR 实验室最早的合作诊所之一,位于美国著名的西好莱坞和比华利山庄附近。洛杉矶太平洋生育中心医学总监Dr. Sahakian 介绍,通过和SPAR合作,该诊所已经服务过全世界超过50多位男性HIV患者。“怀孕母亲和出生婴儿的安全性永远是最重要的。拿到洗涤后的未被感染的精子,本身在胚胎植入之后,在怀孕期间的第20天,第6周,第12周进行例行检查。”Dr. Sahakian说。

生命苦短,健康的孩子让我看到未来

而通过何光明的介绍,李军夫妇也将在巢内网的协助下,赴美进行精子洗涤,实现自己的生子梦想。在美国一年一度的黑色星期五那天,他们甚至早已买好的全套的婴儿用品,包括婴儿车和婴儿床。

自从朋友圈发布四维彩超照片之后,个别知道何光明感染HIV的朋友,都在微信里问他同一个问题“为什么得了艾滋病还会想要有一个孩子”。

“感染HIV并不等于立刻死亡,我们还能再活几十年呢。当我们不必为时刻为生命时长焦虑的时候,安全需求和情感归属就变得极其重要。既然生命苦短,有一个健康的后代的陪伴,将更能直观体会到生命意义。”何光明在微信里回复另一个感染HIV的男性朋友。

宝宝的预产期在2019年2月14日,那将是何光明这么多年来情人节所能收到最好的礼物。“得艾滋病是我在这世界上受到的最严厉的惩罚,而成为父亲是我这辈子最独特的体验,我会一辈子都感谢我的孩子,他为我开启了一个光明的未来”。何光明如是说。

343人阅读

相关推荐:

热门问答 更多>>
大家都在聊